加入书架 | 下载全本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 手机客户端

书包网 -> 武侠 -> 修二代的日常随笔 323.第323章

修二代的日常随笔 323.第323章

作者:浮游的蜉蝣   上传:林在王   下载:修二代的日常随笔Txt下载   更新时间:2017/5/16 21:14:11   文章状态:连载中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24小时内, 已购买80%以上v章的读者才能看到最新章节

    我的日记随笔……不是用玉简记的。

    玉简这东西毕竟可能丢失, 丢失了就可能被人捡到,被捡了就可能读到里面的内容,怎么设置限制都有可能被人破解。日记这种私密的东西可不能冒这个险, 尤其我的日记里面吐槽那么多、那么话唠,被人看到了我高冷的形象何在?我可不想闹出修真版的xx门。

    所以我是记在脑子里的,只要没被人搜刮大脑, 我就能保住我的日记。如果被人搜刮了大脑……那日记已经不重要了。

    嗯?所谓记在脑子里就是每天随便想想,过了就忘记?

    如果是上辈子的我, 那确实是。不过, 这辈子我有金手指。

    作为一个穿越者,或者叫带着上辈子记忆投胎异世界的人,没有金手指对不起这份奇遇啊。我的金手指就是记忆力。

    福尔摩斯有一座记忆宫殿, 我也有,而且是这辈子天生的,仿若实体的。任何我接触过的东西, 无论文字、声音、画面、触感……都会留在这座宫殿中,永不淡化,且自动分类。想取用随时可取, 想暂忘随时可关闭。

    我至今记得一双苍老的手将我抱在怀中,沙哑的声音中却带着并非迟暮的活力。那是我对我娘的记忆,也是我这辈子最初的记忆。

    我也记得婴儿时期我爹托着我给我讲入门剑诀, 虽然当时我一句话都没听懂, 绝望地以为需要重头学一门外语, 但每一个字的读音我都记得,我爹的每一个抑扬顿挫,对每一句的注解,我也都记得。

    我还记得同样是在婴儿时期,在我还看不清东西的时候,有一天我哥抱了只毛绒绒的动物跟我玩,一年之后,我仅凭毛感就把那只动物从它的同类中抓了出来。

    依然是在婴儿时期,我姐连续一周每天拿三五十盒胭脂地坐在我床边,一盒一盒给我讲解这些胭脂是什么制的、有什么含义、在什么场合该用哪种……托她的福,我现在都能仅凭嗅觉给姑娘们挑胭脂。

    也是在我这辈子记忆力如此之好后,我才发现为什么曾经会有人用‘过目不忘’来形容聪明人。以前我觉得记忆和聪明是两回事,但现在发现,世间本没多少创新的余地,太阳底下也确实没啥新鲜事儿。

    当一个人记得足够多,又能恰当地提取出记忆用在该用的地方,在旁人看来,这个人就聪明得世所罕见了。

    我虽然还做不到次次都恰当地使用记忆,有时面对事情时因为相关记忆太多难以选择——我有轻微的选择障碍症——还导致外在看来反应迟钝,不过起码别人想蒙我也是很难的,我可是有着两辈子、两个截然不同世界的记忆。

    上辈子有种说法,人一辈子经历过的所有事情,哪怕是夏天随便拿本书扇风,眼角余光顺便扫过的纸页缝隙间的文字,其实在大脑中都一生留存。所谓的忘记不过是不知道怎么从大脑中提取出记忆罢了。

    上辈子我就相信这种说法,这辈子验证了我的相信。

    我都觉得惊叹,原来我上辈子光是书就看了那么多,从课本到小说到杂志到影视周边到装形象不过脑翻的艰涩哲学物理巨作……我还见识过那么多地方,出差时匆匆来回的城市、跟团旅游时走马观花的景点、跟着探索发现节目浏览的自然奇景、跟着美食节目看过的犄角旮旯……当细细重看时,原来包含了那么多内容。

    附带提一下,我还是坚持认为记忆力好跟聪明是两回事。比如上辈子我看不懂哲学,这辈子我还是看不懂。上辈子为了装深度跟风买了《时间简史》结果只能失眠时当催眠读物;这辈子我虽然能够将《时间简史》从头到尾一字不漏地背出来——其实相当于读出来——但还是只能把它当催眠读物。

    可见记忆力再好也没提升智商。

    ☆、0008_裴二公子

    看在我爹的面子上,别人经常称我一声‘裴二公子’,但其实我在家里排行第三,我上头还有一个哥哥和一个姐姐。

    有人以为这个‘二’是男女分开算,其实不是,这辈子在凡人界虽然依然有些重男轻女,但是在修真界,性别并不是太被看重的东西。

    虽然从人数上来说,女修确实比男修少,高修为的修士中女修也确实略少于男修。不过这一方面是因为女性在争斗之事上似乎多少欠缺了些执着,而且如果有了孩子,她们似乎也比男修更容易分心。但另一方面却是因为,很多修士都是从凡人界来的,而凡人界的重男轻女就导致了女性走入门派的几率更低。

    大多数人即使有灵根也只是四五灵根,尤其五灵根最多。很多人家觉得,如果是男孩子的话,灵根低些也可以拼拼看,而女孩子,还是回家等着嫁人生孩子吧。这样一来,女修的基础人数少了,按比例能走得高的自然也就少了。然后恶性循环。

    近代修士们觉得这种情况不行,让修真界的阴阳不协调,而且明摆着会越来越不协调,于是在凡人界宣传男女平等,并以身作则。虽然参照上辈子,这必然会是个漫长的过程,不过现在也算是有些成效了,起码绝大多数人家都愿意在门派举行入学考的时候让家里所有适龄孩子无论男女都去试试。

    然后,四五灵根的女孩如果愿意修真而家里人又不乐意让她去,那么宗门会派人去做她家里人的思想工作。如果实在做不通而女孩子又铁了心要修真,那么没问题,小姑娘你就留下,反正普通人平常也进不来宗门,打扰不到你修炼的。

    ——不过这种逃避式的处理方法只是暂时的,作为一个修士,要走得长远就不能有心结。有问题就一定要解决,不能置之不理视而不见就当没有了。但也不用太担心,因为只要修到了筑基期,这些家人问题一般都不再是问题。筑基期开始,修士们在凡人界都会被统称为‘仙人’,凡人对仙人多半只有敬畏,不会再有勇气干涉。

    *

    说回到我‘裴二公子’的称呼,这其实是因为我那哥哥和姐姐是一对双胞胎。

    可能很多双胞胎都有过这个争执:谁更年长一点。

    要是不幸遇到了糊涂的父母,根本记不得到底谁先出生,那就更要争得打起来了。

    我这对兄姐就是这么个情况。

    当年他们出生的时候,孙前辈的情况很不好。照说修士怀孕虽难,但因为身体好,生孩子的过程通常是比较容易的。今天刚生了孩子明天就生龙活虎地去跟妖兽大打出手,这都是常事。

    但孙前辈早年为了以四灵根跟上同门的进度拼得太狠,尤其心神损耗过度,怀孕的时候又受了伤,本以为已经治好,但不料临近生产却又毫无征兆地复发,然后那一遭生产就如同凡人女子一般仿佛在鬼门关走了一回。

    修士们对生孩子的事情都很生疏,对难产的事情就更生疏了,于是孙前辈的生产过程堪称兵荒马乱。两个孩子到底哪个先出来的没人顾得上管,只知道是都活着的就行。

    修士们的记忆力其实都挺好的,不过再好也不像我,想怎么场景回放都行,还可以局部拉大看细节。他们当时没注意,后来也就无从知道了,他们又没有在产房里放记录玉简记录孙前辈生孩子的全过程。

    于是这对双胞胎为了到底是兄妹还是姐弟的问题从小争到大,现在几百岁的人了,还是谁都不肯低头,只管叫对方名字,而且是连名带姓地叫,叫哥哥或者叫姐姐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

    本来吧,不管他们俩谁排第一谁排第二,我都应该是排第三的,应该是‘裴三公子’,但他们俩偏偏要作妖,一个让我喊大哥,一个让我喊大姐,一个不准我喊二哥,一个不准我喊二姐,而且为了不让‘二’字落在他们自己头上,他们还统一口径地喊我二弟……

    弄得近些年的云霞宗新晋弟子搞不清楚状况,还以为裴长老只有两个孩子,一个是我,另一个性别不明忽男忽女……

    瞧瞧这事整的。更可气的是,都被人当人妖了那对双胞胎还是死咬着不松口,就喊我二弟,就鼓动别人喊我二公子。

    二什么二啊,要二你们俩自己二去,别牵连我行不行啊!

    大师兄到底见多识广,他相当淡定地就接下了少爷的话:“我肯定不是你的哥哥。”

    “啊,不,我的意思是,”少爷有点凌乱,“阁下是美人儿……是这位姑……道友的哥哥吗?”

    我:姑道友是什么东西?

    大师兄:“林儿叫我一声大哥哥。”

    我没……好吧我是叫过。‘大师兄哥哥’简称‘大哥哥’,之所以‘哥’用叠字,是为了跟我那正经大哥裴森区别。

    都是黑历史,小时候还没搞清楚状况,被这些前辈师兄师姐们诓着干了不少蠢事,让我至今不想面对,羞于见他们,恨不得宅到天荒地老。

    “大哥哥。”少爷郑重叫道。

    这位少爷,我等着你将来像我一样对此表示不堪回首。

    
本章结束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广告合作|会员注册|意见反馈|更新记录|
书包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书友评论、用户上传文字、图片等其他一切内容及书包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书包网无关
书包网所收录免费小说如有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在本站留言,书包网会在24小时之内删除您的作品。谢谢!
Copyright ©2009-2016 bookbao8.com Beta 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6033070号